仨人夜闯剧院被“附体” 这部话剧讲述戏剧人的“前世今生”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发表时间:2018-08-04 03:50:46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《一夜一生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客户端北京8月4日电(袁秀月)这是一部有关戏曲的小剧场话剧,却获得了不少年轻人的青睐。曾在2015年获得小剧场票房冠军,直到现在仍有人去“N刷”。

  故事发生在一个古老的剧院里,四个陌生人——身患绝症的男歌手、唯利是图的钱老板、女博士、剧场老看守员,偶然齐聚于此。黑暗中大门突然关闭,在这与世隔绝的一夜里,四个人竟看到了自己的前世。

  这就是话剧《一夜一生》。4年后这部剧再上演,演员阵容也大换血。导演黄彦卓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,这轮演出跟以往最大的不同,就是四位演员都是专业的戏曲演员,剧中戏曲的部分会更突出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《一夜一生》海报

  写给剧场人的情书

  黄彦卓在中国戏曲学院上了7年的学,也在戏曲中耳濡目染了7年,这给她之后的导演生涯留下了抹不去的烙印。从《那次奋不顾身的爱情》《那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》到《一夜一生》。

  从本质上来说,中国戏曲是一种写意的舞台艺术,它没有繁复的舞台布景,只有简单的“一桌二椅”,舞台时空非常自由。

  这种写意性也大大影响了黄彦卓的思维方式,她脑子里没有实景,也从不认为在舞台上变换时空有多难。“可以表现千军万马,也可以表现日行千里。”她觉得,这是戏曲最高级的地方。

  4年前,她特别想为戏曲写点什么东西,这才有了这部实验性比较强的话剧《一夜一生》。“它是戏曲,现在年轻人看戏曲的也不多,相对来说它的故事也不是特别好懂,可能还需要一点专业知识。”黄彦卓说,刚排出来时,她自己心里也是懵的,她不敢保证观众会喜欢,也不知道有没有票房。

  她用了一个环形结构,讲了四个故事,然后用蒙太奇手法串联起来,其实要做到好看不太容易。有观众就表示,故事有些零散。

  不过黄彦卓并不在意,她说,她想表达的是敬畏之心,和他们对舞台的情感,故事还是其次。剧的最后,也是开放式结局,她希望观众自己去感受。

  四年过去,这部戏第一次由四位戏曲演员来演。黄彦卓说,以前为了便于演员发挥,戏曲动作都偏基础,这次戏曲部分则会更突出。

  戏曲演员来演一部讲戏曲的话剧,这种融合本身就很奇妙。黄彦卓说,这是她写给剧场人的一封情书。而其实,对于四位戏曲演员来说,这也是他们演给自己的情书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张弛在剧中饰演宇歌。受访者供图

  一盏灯的情愫:戏剧行业的新老交替

  话剧以一盏灯开启。他是舞台上的一号灯,从进剧场就喜欢上了一个名伶。每当她上台,他就把光都打在她身上,让她成为舞台上最美的人。

  而当时间流逝,名伶不再年轻,脸上有了皱纹,她也被迫离开舞台。

  女演员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淘汰,她只能对着那盏灯抱怨:“你老了,不中用了,没人再要你了。”

  一号灯以为女演员是在责怪他,内心悲痛不已,“嘭”的一声爆裂而亡。

  一号灯的转世,是患有绝症的男歌手宇歌。他虽有才华,却害怕舞台上的光。直到来到这个老剧场,他才与自己的恐惧和解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《一夜一生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饰演宇歌的演员叫张弛,是一名90后,2014年首演时,他就是宇歌的扮演者。那时,他刚接触话剧,在表演上还很青涩。

  最后一场戏,当宇歌发现自己的前世是灯时,张弛以前的处理是蹲着嚎啕大哭。而四年之后再排,他开始问自己,“为什么要哭呢,懂了这段故事之后,我觉得应该是一种释然”。

  释然过后,他在灯光下自弹自唱了一首歌《光的幻想》,这首歌也是张弛自己创作的。

  “乌云背后一定会有阳光,剪碎黑暗,生命本来倔强,终于看到死亡在慌张,绝望也会投降……”

  张弛的曲,配上黄彦卓写的词,在剧最后唱出,有人说,唱出了灯的心碎和希望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孟楠在剧中饰演女博士。受访者供图

  一只猫的痴迷:知音难觅

  在剧中,孟楠饰演女博士王飞飞,这是一位执着的戏剧研究者。她的前世是一只痴迷于戏的猫,朱莉。

  在剧场里,朱莉结识了同样爱看戏的鹦鹉和狗,成立了流浪组合。在主人要迁居时,为了不离开剧场和小伙伴,她最终选择离开主人,成为一只流浪猫。

  “我想塑造一个不一样的博士形象,有很可爱的性格,又有一点跳跃性思维,但是又很专注自己领域的东西。”孟楠说。

  作为一个80后,孟楠已经是舞台上的“老炮儿”。她调侃道,这些年,她的角色都是随着体型来变化的。

  最初演话剧时,她90多斤,演的是孙尚香这样貌美如花的角色。后来身材渐渐丰满,她还曾往搞笑路线上发展过。到现在,她刚生完孩子4个月,身材还未完全恢复,就又登上了舞台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《一夜一生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其实,戏曲演员出身的她,对名伶那场戏更有感触。演到动情处,她觉得比女博士来得更真实。

  “你老了,不中用了。”名伶的这句话也让孟楠深有体会。排练时,她总开玩笑,这不就是真实的我吗?

  如今活跃在舞台上的演员,很多都是90后,有的还是00后。“我都快比人家大10岁了,你知道这多可怕。”孟楠说。

  她叹道,戏曲这行的淘汰很快,不比话剧,人越老越吃香,戏曲演员上了岁数后,一化上妆满脸褶子会显得很难看。

  “演员对光有依赖,其实,演员对舞台也是有需求的。”孟楠说,她坐在台下看戏,总会有一种欲望想上台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谢添饰演钱老板,同时他还是本轮演出的复排导演。受访者供图

  不成功演员和守门人的执着:戏剧传承和职业操守

  谢添是《一夜一生》的“老人儿”,在前面多轮演出中,他都扮演看门员老刘一角。而这次因为不想再演同一个人了,所以尝试了新的角色——钱老板。

  钱老板的前世是一个戏曲演员,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财迷,他甚至发誓,下辈子恨不得就姓钱。而作为演员,他不好好演戏,还在台上抽烟,甚至排挤他人,最终引火自焚。

  谢添说,在生活中,他见过太多像钱老板这样的人,他们有个共同点,都会拎着一个手包。在表演时,他把这个小细节也加了进来。

  除此之外,谢添还是本轮演出的复排导演,由于大家都是戏曲出身,他便有意把戏曲的部分加强。“以前的版本可能偏向话剧一些,很多演员没有戏曲的功夫,而我们四个是有戏曲功底的,就想让它更精彩。”

  老刘则请来了他的师兄刘宸来演,他们都是京剧丑行出身,刘宸还是相声演员以及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老师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刘宸在剧中饰演老刘。受访者供图

  在戏中,前面三个人都是偶然闯进剧场的,只有老刘一直守在此处。他说,众人逃生的关键在于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”,只有整个人与剧场融为一体,方得解脱。

  在刘宸看来,老刘因为喜欢戏曲,在剧场看了50年的门,这也意味着一种坚守,这点跟他特别契合。“都说80后老了,我倒觉得我们还很年轻,作为从事传统文化的工作者来说,我们还在坚守。”

  在刘宸心中,戏曲是不可超越的艺术,所以他愿意用任何一种形式来普及它。“如果有小朋友看完这个戏,想了解一下戏曲,那太好了,这就是我们的目的。”

  戏剧行业的新老交替、知音难觅、职业操守、戏剧传承。黄彦卓曾说,这是四个故事的内核。而整部剧呢,她说,话剧结尾的那副对联可以说明:

  “演悲欢离合,当代岂无前代事;

  观扬抑褒贬,座中常有剧中人。”(完)

上一篇: 《收获》推出青年作家小说专辑 90后作者占一半以上

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

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美食

专题

    栏目ID=16的表不存在(操作类型=0)

苏ICP备13001326号-3 版权所有 中国大学生创业资讯网 新闻纠正:QQ328737101
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